【影評/心得】2017 (美) [The Shape of Water]/[水底情深]- 難怪導演說沒人想拍

IMDB: 7.8 (連結)


簡評:

故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但是透過經典的配樂跟充滿導演風格的運鏡、場景設計還有唯美的畫面,讓人理解為什麼只有Guillermo Del Toro才拍得出來這部片子,或說,這部片也只有他才適合拍吧。

===========以下有雷===========






[這次的童話過於簡單]


雖然也沒有人規定Guillermo就一定要拍出甚麼樣的黑暗童話,但是看過<羊男的迷宮 Pan's Labyrinth>這種在我心中屬於再也無法被超越的暗黑童話片之後,說不期待也是騙人的。




所以有小失望我覺得非常合理。

故事對我來說沒有黑暗的成分存在: 種族歧視、恐同、沙文主義、人類至上主義等等,一切都被描述得過於溫柔,正因如此,沒有甚麼突出的戲劇性。

女主角是殘疾人士,好友是黑人以及同性戀者,雖然做了這樣的安排,但是全片沒有看到甚麼特別的歧視。唯一的一個場景是Giles被店員拒絕時,店員用"this is a family restaurant"這種理由禁止他再進入。



就這樣,所以只能理解為他們的角色特性本身賦予了一些意義,像是底層對抗高層(尤其是在冷戰的年代),弱勢對抗強勢等等,但是實際上這樣的故事就算不是發生在同性戀者以及黑人身上,感覺也沒有甚麼特別影響。

唯一的差別是女主角的殘疾,因為是啞巴所以心中的感情不易宣洩也不易被理解,即使是好朋友Giles,要不是自己被店員狠狠拒絕,也不會忽然感同身受來幫助她。



但是她也有她的情和慾,所以會躲在浴缸裡自慰,會為了一個也不能言語的異種生物和自己心靈相通而感到雀躍,也因此會為了他不惜冒險犯難。

但是整個故事真的很平鋪直敘,相遇->解救然後就這樣結束了。

女主角要突破的困難點在於憑一介平民之力要去政府的秘密研究設施裡偷運出重要的實驗對象,但這樣的困境在忠於科學精神甚過忠於祖國的Dimitri的幫助下幾乎是毫無困難順利被破解。



之後在終局前也一路相安無事,即使魚人短暫逃出去了也很快就在樓下的電影院裡找回來,還沒有被任何人目擊(而且為什麼在如此驚險的情況下魚人的選擇不是去找某個水邊而是跑去位在室內的電影院實在是個謎)。



幸好導演(不意外地)還是在終局安排了最大的衝突,就是以為終於要逃跑成功結果被上校成功狙擊。可是就這麼一轉眼上校就又被反殺。

這裡邪不勝正的意味太濃厚就算了,魚人帶著女主進到水裡然後救活女主讓人覺得happy ending的成分實在太多,沒有任何留給觀眾想像的空間,所以直到結束都沒有讓人值得玩味的片段。

[但配樂跟畫面太美]

如果就這樣拍一部片,那絕對是差評如潮,可是因為是Guillermo,即使是這樣無味的劇情也可以用完美的配樂加上印象深刻的畫面讓一切反轉。

印象最深的鏡頭是兩個,一個就是女主異想天開用水將浴室填滿然後兩人在水中相擁。另一個就是女主進入到幻想中,跟魚人一起幻化成歌舞劇的男女主角。


全片的色調是green, blue, teal的綠色系,而上述第一個場景幾乎是將所有綠元素調和後的極致,在那裏人與魚人又有甚麼分別,就像是<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一樣,在月光中,我不再是我原本的顏色。


而第二個場景在本片中則是異常亮眼,因為是黑白的,完全跳脫了顏色的干擾,反而只透過黑白兩色將場景變得純粹。含意與上面類似,如果這世界只剩下黑白,我與你的差異是否更加稀少?


這裡當然也要歸功於演員,Hawkins完全將壓抑到奔放,到既壓抑又奔放的女主的情緒,完美地展現出來,而飾演魚人的Jones也毫無疑問表現出魚人初到文明世界那種不適應、憤怒、疑惑以及獸性。



(雖然可能是因為本片場景設定很像80年代美國硬漢電影以及諜報電影的古老綜合體,使得魚人的裝扮看起來也特別不逼真)

[唯一的思考點]


當然,說這部電影完全沒有讓人深思的空間也不盡然,讓我特別有感觸的是: 人類至上主義,真的不好嗎?

講得難聽一點,我們的醫療科學不知道有多少是奠基於無盡的白老鼠與哺乳類、靈長類之上,這樣的我們有甚麼資格去批判抓到異種生物就想趕快研究甚至解剖的上將、上校?

如果真的要說,不顧更多數人類的利益只為私情而堅持將珍貴實驗體偷走的女主才更應該被譴責吧?

(不過這裡導演有給了一個解套,就是將美方及俄羅斯上層都描述為單純是為了要打倒對方或阻饒對方而將魚人當成是籌碼,並非是為了增進甚麼人類利益)



但是反過來說,為了物種的延續,這樣的實驗就能夠被認可為必要之惡嗎?

或說,同樣是在地球上生存的生物,人類真的有高於其他物種一截嗎?

所以當上校引用聖經的話,說"神是依照自己的形象創造人類"時,感覺特別像是在為上面的論述背書: 的確,我們是神造的最接近神的存在,而其他物種不是。

但果真如此嗎? 難道上帝與信仰不能就只是為了營造"人類特別偉大,比其他物種偉大"而精心設計出的一場騙局嗎?

所以我個人可能比較偏向贊同Zelda說的話"先生,我不知道上帝長怎麼樣"。

否則,你說上帝長得會更像白人、黑人、黃種人還是猶太人呢?



留言

熱門文章